东北新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门户!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东北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中国征兵网  2016年征兵  征兵  呵呵

马共总书记陈平的传奇人生

来源:未知 作者:btsshoes.com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20
摘要:冷战时期东南亚传奇人物、马共总书记陈平(Chin Peng 19242013)的去世提醒人们,冷战和共运时期历史人物的凋零已经进入了最后时刻。在东南亚,仍然在世并和陈平资历相当的,是新加坡的李光耀;在世界范围内,则可能只有古巴的卡斯特罗了。 陈平一生经历了二

冷战时期东南亚传奇人物、马共总书记陈平(Chin Peng 19242013)的去世提醒人们,冷战和共运时期历史人物的凋零已经进入了最后时刻。在东南亚,仍然在世并和陈平资历相当的,是新加坡的李光耀;在世界范围内,则可能只有古巴的卡斯特罗了。

陈平一生经历了二次大战、反殖民主义和世界革命三个重大历史事件。其最光彩和没有争议的,当属他领导马共和盟军合作,参加抗击日本法西斯的斗争。

陈平是东南亚政治史上的传奇性人物。用东南亚革命史专家,也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陈剑的话说,“凡50岁以上的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包括曾在马来亚服务、服役的英、澳、纽(即新西兰)军政人员,大多熟悉或知晓这个名字。”有一个传说,马共武装革命时期,马来亚的白人小朋友听到陈平的名字,都不敢啼哭。

活在影子下

陈平于1947年以23岁的年纪开始担任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此前他领导了马来亚共产党的抗日斗争,此后他领导了马共的抗英斗争,争取马来亚的独立,成为英国在东南亚的主要对手之一。但当上世纪60年代初英帝国决定放弃殖民统治,让马来亚独立时,陈平却不接受非殖民化的安排,加入马来亚独立建国的过程,而是选择了继续革命,坚持武装斗争,与新建立的民族主义政府为敌,要在马来亚建立主义,成为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他本人长期在北京遥控坚持在马泰边境的游击队,一直到1989年,在世界范围共产主义革命退潮的大背景下,才和马来西亚政府签署和平协议,放下武器。

陈平的一生,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评述。但作为读者,最关心的应该是他和的关系。这里的,虽然主要是政治意义上的,但也是文化和族群意义上的,也就是海外华人和之间的关系。陈平领导的马共,主要是一个由左翼华人为主的激进政治运动,可以看成是的政治运动和政治斗争在海外华人世界的扩展。其最后的失败,除了盲目追随推动世界革命的极左路线,更和这个特殊的群体不愿接受马来亚和新加坡独立,建立新的民族国家的政治现实,始终难以融入本地政治进程有关。

陈平虽然是马来亚的政治人物,但他一生中多数重要时刻,都和息息相关。说他一生都生活在的影子下是毫不为过的。陈平原名王文华,出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实兆远镇一个华人家庭,父亲王声彪是小商人,也是当地华人首领。陈平是他后来参加革命后起的名字。陈平从小接受的是华文教育,但由于他就读的华校重视英文,所以他英文底子很好,这一点和后来马共以华人为主接受华文教育的大多数领导人不同,也给他在二次大战中和英国情报部门合作提供了条件。

陈平少年时期正好是30年代动荡多事之际,父辈对母国时事的关心给了陈平最早的政治教育。当时中共在海外已经注意发展组织。1927年国共分裂后,很多南方的党员流亡海外,抗战爆发后一些沿海大城市的党员也撤到东南亚。他们在东南亚英法荷等国殖民地依靠当地华人建立组织。马来亚共产党(活动范围包括新加坡)原来就是中共广东省委海外的分支部发展而来的,创建人之一的李启新是海南人,后来他又参与了泰国共产党的建立,一度担任过泰共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长期在中联部担任领导。

这些在东南亚活动的中共党员大多数是知识分子,很多集中在华校任教,借抗日爱国运动向年幼的学生灌输马克思主义和中华民族主义思想。陈平上的实兆远南华中学就有一个叫陈景云的教师就是马共在实兆远的负责人,就是他考察和发展陈平入党的,他曾经还想送陈平去延安。

陈平自己回忆说,他在初中时期就已经在这样的环境下阅读了很多中文的革命书籍,这些书籍帮助他走上了革命道路。最有影响的是《联共党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苏维埃民主》(作者是美国左翼作家斯特朗,毛泽东对她有著名的“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的谈话),《西行漫记》和《论持久战》等等。他在中学时就加入了马共组织的抗敌后援会,这个组织声援抗战,在学校华裔学生中发展人员,马共甚至派人到学校来发表演说。除了这个直接由马共掌握的学生组织,陈平还加入了两个激进学生团体,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横跨三个组织”。到了高中时,陈平就已经成为一个职业政治学生。这是陈平政治生涯中第一个重要时刻。

背靠北京的马共总书记

陈平一生中第二个关键时刻是他领导马共抗战,这一段他主要和英国情报机构合作,而英国情报机构中一个叫林谋盛的军官是国民政府派来和英国人共同抗击日本人的,他前往新马(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和陈平的马共抗日武装联系,这也可以说是陈平政治生涯中的又一个因素。林后来不幸牺牲,陈平对他评价非常高。陈平领导的马共对盟军在东南亚的情报工作作出了杰出贡献,英国远东统帅蒙巴顿勋爵战后代表英国女王授予陈皇室勋章。

陈平一生中第三个关键时刻是1947??1948年。当时长期住在新加坡的马共总书记莱特的法国、日本和英国人的先后三重间谍身份被暴露遭马共处决。而引起陈平等人怀疑的,除了莱特生活和经历中一些可疑的细节,就是他们偶尔从外界得知的中共领导人陆定一1947年7月发表在延安《解放日报》上的一篇文章,解释了中共对战后形势的看法和对殖民地革命运动的立场,而莱特在党内贯彻的路线显然和中共的路线不符,这更使得陈平的人怀疑莱特的身份。

莱特被处死后,陈平担任马共总书记,正式成为马来亚革命的领导人,当时他只有23或24岁。同年7月,陈平前往泰国会见时任泰共领导人的李启新,通报莱特问题,之后又前往香港会见中共中央南方局驻香港联络人。从此马共就开始和中共建立了密切的联系。陈平首先将一批在游击战中患病的领导人送往疗养并接受训练。可以说,在莱特时期,马共对外联络被他控制,马共和中共没有什么联系,而自陈平开始,马来亚(包括新加坡)的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就和革命乃至后来毛泽东时期的世界革命紧密相连了。

在此期间马共和英国殖民当局之间的矛盾激化,英国宣布在马来亚实行《紧急状态法》,用约20万大军围剿走上武装道路的马共。马共仿效中共的建立农村根据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还发起过所谓“小长征”,但画虎不成,反而造成了自己的重大损失。但马共游击战和四处出击的恐怖主义战法,尤其是一些针对平民的暴力和暗杀行动,也使得陈平这个名字成为恐怖的象征,所以会有给小孩“禁哭”的功效。

进入50年代后,英国通过在马来亚培植的本地精英展开通往独立的宪制安排,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60年代上半期先后获得独立。如何面对这个现实成为马共从50年代到80年代政治和路线斗争的焦点,也给陈平本人带来政治生涯中的一些艰难时刻。

中共在朝鲜战争和越南奠边府战役结束后,50年代中期,为了解消一些亚洲国家有关输出革命的疑虑,一度对殖民地半殖民地的革命采取比较温和的路线,和苏共一起对马共提出和过渡政府和谈的建议。马共在1955年左右向政府提出和谈,双方坐下来谈了,但没有成功。这次失败的“华玲和谈”后来在马共党史上引起激烈争论,尤其是到了“文革”中马共追随毛泽东世界革命路线的时候。由于陈平是马共方面和谈的主持人,他受到党内的压力,于是他和一些人把当时的和谈起因归咎到苏联赫鲁晓夫和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上。“文革”中他们一再向中共方面询问,当时的和谈建议究竟是不是“刘少奇集团”搞的,但始终得不到明确的答复。

与邓小平的两次关键性会面

到了60年代初,马来西亚获得独立,新加坡也独立在即,马共武装斗争进一步失去群众支持,难以为继。于是以陈平为首的领导集团经过反复权衡,决定放弃武装斗争,把马共力量转入隐蔽战线,从事商业活动,自力更生,等待革命高潮的来临。1961年,陈平应召经过越南来到。1961年7月,在北京,陈平见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参加会见的有马共此前常驻北京的代表小章和马共主席穆沙阿默德(此人是马来人,由于马共主要由华人组成,但马来西亚又是马来人占多数,所以马共后来找了一个马来人当象征性的党主席)。

出乎陈平的意料,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向他们分析了东南亚的形势,指出革命高潮就要来临,希望他们不要放弃武装斗争。当时中共的对外方针在逐步强调阶级斗争和强调“反帝”“反修”的背景下开始变得越来越极端。中共这样要求了,陈平觉得应该服从,于是马共重新走上武装斗争的道路。但问题是马共在马来西亚没有群众基础,已经待不下去,建立不了根据地,于是只得转到马泰边界泰国一侧,在荒山野岭建立游击队的营区,利用马泰矛盾,也利用那里政府管制的空隙生存。在马共领导的安排上,在北京已经待了十多年的小章去马泰边界参与领导,而陈平则留在北京。这可以说是陈平生涯中又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他只有在1947年才短暂离开过马来亚。

从1961年开始,陈平在北京一直待到1980年,迎来他人生中另一个重要时刻。那年的12月,他被通知说打倒“四人帮”后复出的邓小平副总理要召见他。就在那次召见时,邓小平通知他:方面不能再支持设立在南方的属于马共的“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当时正在经历“文革”后调整内外大政方针的时候,不但世界革命的路线让位于现代化建设,而且在东南亚,昔日的盟友越南成为了敌人,入侵支持的红色高棉统治下的柬埔寨。为了争取东盟各国的外交支持,尤其面对来自李光耀的压力,承诺减少和逐步停止对这些国家反政府革命力量的援助,而马共电台就是最突出的问题。

这个电台是1969年在毛泽东亲自过问下设立的,是马共影响的主要渠道,也是马共存在的一个重要标志,因为在马泰边界的数千名游击队很少为外人所知。不但如此,那个电台还是马共在的人员聚集的一个主要单位和安身立命之处。陈平说,那次会见中邓小平神色非常严肃,不容讨价还价,给他半年的时间做电台的结束工作。

尽管马共正式“下山”,与马来西亚和泰国政府签署结束武装斗争的协议是在1989年,但1980年底那次和邓小平的会面,标志着方面经过了“文革”和世界革命的经验教训,对“极左”路线有了痛切反思,认识到世界大势是和平与发展,决定从撤销马共电台开始逐步减少并最终结束对马共的支持。而没有了的支持,马共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相隔19年和邓小平的这两次会面,可以说是陈平政治生涯中和走得最近但也离得最远的两个历史性场合。

马共的肃反和最后缴枪

陈平生命中和息息相关的这些重要时刻,见证了20世纪红色历史的跌宕起伏。30和40年代,陈平的理想主义和政治热情推动他投身反法西斯主义的斗争,这是他政治生涯中最有光彩和没有争议的一段,无论是从国共双方、东南亚本地民族主义,还是西方国家的角度来看都是如此。二次大战后,他领导的反英武装斗争虽然有滥杀无辜的一面,但也迫使英国殖民主义当局开始安排非殖民化,一定意义上为马来亚独立了条件。

但到了新马独立后,陈平领导的马共接受和贯彻外来的“极左”路线,不接受民族独立的现实,视新政权为西方新殖民主义的走狗,拒绝承认新建立的民族国家,要用武装斗争推翻本国政府,加入世界革命,道路越走越窄,从歧途步入不归路,最后困守在马泰边界的丛林,完全脱离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政治现实。

不但如此,1969年开始,这些与世隔绝困守在丛林中的“革命者”之间相互猜疑和残杀,在“抓特务”和“肃反”的名义下召开“森林审判会”,杀的自己人??尤其是重要干部??恐怕不比英国人或者政府军杀得少,重演了革命在江西肃反中发生过的一切。对那些被自己人杀掉的无辜,马共放下武器走出丛林后,面对家属悲愤的追问,陈平给绝大多数人平反,封为烈士,每个人给予800美元的赔偿。不但如此,当时各个“根据地”之间还照搬“文革”模式,指责中央是“走资派”,要“造反”,都称自己是中央,还跑到北京告状,要中共的中联部做主,承认他们的“中央”才是“正确路线”,把几块巴掌大的“革命根据地”闹得乌烟瘴气。

陈平去世了,但他红色生命中的这些重要时刻,还有待更深入的揭秘和思考。

相关的主题文章:
责任编辑:btsshoes.com

上一篇:威创股份24倍收购 标的营收依赖关联方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

东北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Copyright © 2016 东北新闻网(www.fanfengle.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